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平井通常運轉中

  • 2011/01/19 20:08
  • Category:
前幾天DRRRonly結束後跑去跟大ㄅ隊夜唱,雖然超爆累睡了好幾天不過真的超好笑(?)XDD
大ㄅ隊總算幾乎全體都看正太踢足球了,唱起主題曲來沒有一個人想打我真是太好了呢^^^^(幹(喵ㄟ賽臉

話說回來我真的沒想到我如此的淚腺脆弱,本來以為在看電影版和腦補的時候已經哭得夠多了orz
我:(在唱瞳を閉じて)
大由:幹阿殘你怎麼哭了,該不會是想到影山!!
我:嗯。(邊哭邊唱完(哇靠

還有跟大由講電影捏他的時候講到ED的鬼道我又開始說「幹鬼道真的很機車耶!!」然後又哭了(櫻櫻大賽臉

怎能如此之廚啊,太可怕了,我跟影山到底有啥深仇大恨啊^^^^

總覺得該做個紀念,所以下收之前寫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Ramble 》

  • 2007/12/20 05:09
  • Category:
因為某人幫這個兄弟檔配對命名為雙馬奇緣,所以我決定寫了。(啥小)
以下是R指定20題中的Ramble─隨筆,中文翻譯當然是挑我喜歡的那個。(好隨便)


  Ramble─隨筆

  「啊、幫我拿胡椒罐。」

  他遞給他,「嗯。」然後繼續埋頭吃著他的西班牙海鮮焗飯。

  餐桌上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兩人份的沙拉、兩人份的蔬菜湯和兩人份的麵包、兩人份的焗飯……還有三人份的甜點,多出來的那份他們平分。

  大概很少人會想得到魔咒的第三小隊隊長拿鍋鏟和平底鍋會比拿著撞球桿來得順手吧?雖然魔咒只是一個剛成立不久的小幫派,不過他們的首領的目標可是遠大得緊,一直想要拿下整個義大利的手黨事業。他又插下一隻蝦,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尤其是他的廚藝非常之純熟,雖然都是被他那個挑嘴的兄長給練出來的。

  他瞟了眼餐桌對面狼吞虎嚥的那人,「你這次要待多久?等到通緝令無效那一天?」他慢條斯理地抹了抹嘴,「我還有工作。」講得一副很偉大的樣子。

  「先避避風頭,然後再到日本去。」他咬著叉子,口齒不清地凝視他的胞弟說:「有人找我去日本一趟,也是工作。」接著繼續吃他剩下三分之一的焗飯。

  「誰能請得動你這鼎鼎大名的夏馬爾醫生?居然還要你大老遠地跑去那麼遠的地方啊。」他疑惑地挑挑眉,滿臉的不信之情表露於外,他還以為他在開玩笑。

  他自以為俏皮的眨了眨眼,自負的笑了,「彭哥列的里包恩。」嗯、雖然委託者不是美艷的女人或可愛的少女,不過光是里包恩的名字就已經夠了,是那個里包恩哪。他在心裡這麼想著。

  他有些訝異,不過還是用一聲淡淡的「嗯。」來回答對方,除此之外沒說什麼。


  「你快點走也好,省得我麻煩。」吃完飯之後他這麼說了,語氣跟以往一樣平淡,彷彿絲毫不在意夏馬爾即將要離開自己身邊的事實。

  他胡亂地抹抹嘴,開始抱怨起伽瑪來:「你怎麼那麼無情哪?你哥要走了耶。」他拿著兩個餐盤,用不算小的力道放進流理台中等待伽瑪的清洗。

  「慢走不送。」他露出個笑,笑容裡有夏馬爾沒看出來的複雜。





以上附上R指定20題的題目,不過應該跟大家腦中想的都不太一樣XD(?)

R指定20題-R-A部份

rabblement  暴民 → rabble-rouser 暴民煽動者
Rabelaisian  粗俗幽默的
rabid  猛烈的
raciness  風味好、爽利
       辛辣
       近乎淫猥
rackety  喧擾的
       尋歡作樂的
radicalism  激進主義
raffish  名聲不好的、放蕩的
rage  強烈的慾望、狂熱,靈感,放肆
ragged edge  邊緣
raid  突然襲擊、侵襲
rain  雨、雨水
rainbow  彩虹、虛無縹緲的東西;幻想
rakehell  放蕩的人
rallentandoa  逐漸緩慢的(地)
          漸慢樂段
ramble  逛、漫步
      隨筆、漫筆
rancor  敵意,仇恨
randomness  隨意,無安排,無目的,不可測性
rapaciousness  強取,貪婪
rareness  稀罕,珍貴,稀薄
rattlebrain  輕率多話的人

排版有點滿不過看得懂就好~=3=/

死線前夕

  • 2007/12/13 02:00
  • Category:
死線前夕大家都瘋了,都淨會做些平常不會做的事(痛哭)
以下是昨天凌晨我跟主編阿紅小姐的接龍,用分段來表示筆者的不同,為期一小時,主題看下去就知道了。(好認真)





  死線弦上神秘突發小接龍

  雖然他也並沒有在期待些什麼,但眼神還是不由自主地飄向打盹中的男人。這麼久了,他都還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嗎?他皺起了淡褐色的眉,有些哀傷地望著半臥在沙發上的那人。

  感受到對方投射過來的哀怨視線,他掏了掏耳朵,半瞇著眼睛輕輕把小指指尖的碎屑彈飛,然後翻個身閉上眼睛開始補眠。

  做什麼沒事一直盯著他猛瞧?他意識昏沉的想著,不太好使的腦袋卻只能想到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例如今天早上他把人家冰在冰箱裡的番茄當成早餐來吃,卻不知道那些蕃茄是他弟今天的午餐,而身為弟弟的對方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地默默承受著兄長的惡行。

  本來他一直都很好睡的,身為醫生而且是著沒事專門泡妞的醫生當然很注重睡眠品質,雖然大多時間是一醉不醒的睡法,但是那道宛如芒刺在背的視線逼得他不得不分出一點腦容量來思考胞弟為何今天如此憂鬱,是不是妞被哥哥泡走了覺得很鬱悶?

  「……嘖,那個啊、魔咒的人有虧待你嗎?不然你冰箱裡怎麼只有番茄?」

  他臥坐在柔軟的沙發上這麼對著他弟說了,講話的時候始終沒睜開眼。

  他神色有些難看的笑了出來,「你忘了是誰在昨天半夜突然闖進我家然後說他又被通緝了所以現在到處流浪沒飯吃的嗎?」他走近兄長小寐的沙發旁,彎下腰來捏了捏他的臉,「然後那個人昨天把我冰箱裡的食物都當成晚餐吃完了,我只吃到大概半盤的海鮮燴飯和一顆蘋果,飯還是我做的。」

  「……我沒什麼要反駁的,你做飯有怨言嗎?」頗給面子地翻正身體雙手環胸,腳踝剛好可以擱在沙發另一側的扶手上,順勢翹起二郎腿,撇嘴怪笑一臉毫無悔意地望著對方。

  沒什麼好說的,就算有你也不會理會吧。他暗暗想著,口中說出來的卻是「也不是,只是你突然就跑來我什麼都沒準備……這裡本來就只有我一個在住,現在突然變成了兩個,東西不夠用是難免的。」他有些匆忙地抬起身,對方剛才那樣翻過身的舉動讓他跟他的臉一下子接近了起來,讓他有些驚嚇。

  「怎麼?看到我玉樹臨風的樣子覺得自慚形穢了嗎?」習慣性撫摸著從下巴延伸到耳際的鬍渣,又咧嘴一笑,「沒準備就快點去準備啊!這麼點應變能力都沒有,怎麼當上隊長的啊你……」

  「當然是靠實力,你在說夢話嗎?」他故作瀟灑的哼笑一聲,轉身從茶几上拎起錢包和一串鑰匙,「那可以請這位玉樹臨風的大帥哥跟他實力堅強的弟弟一起去採購嗎?這次你又想住多久我是不知道,不過肯定是一個禮拜以上吧……我家可沒那麼多食物可以供你消耗,更何況你早上又全部吃光了。」

  「玉樹臨風的大帥哥現在想睡覺,請實力堅強的弟弟辛苦點有什麼買什麼吧,如果你是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婦的話或許我會考慮幫你提籃子。」毫不客氣並且毫無身為不速之客自覺地頤指氣使,顯然對女人慷慨對男人苛刻這個奉行圭臬在自家弟弟身上也適用、而且是淋漓盡致。

  而他只能嘖一聲的帶上錢包和鑰匙乖乖離開家門,去執行偉大的帥哥指派給他的任務。


─────我是分隔線(無聊)─────


  他一進家門,就發現那人已經在剛剛窩著的沙發上沉沉睡去,他輕手輕腳的將採買回來的物品放到門旁,再輕手輕腳的靠近熟睡的那人。
  ──有多久沒看到他這樣的睡臉了?他在沙發前坐下,看著兄弟因為逃亡而顯得有些削瘦的臉。

  雖說是睡在沙發上,不過秉持著隨遇而安的逃亡精神,他倒是睡得很甜,好夢正酣。
  「姆……哦……親愛的莉莎~來、香一個--」一翻身雙手無意識地抱住伽瑪的脖子,『啵』地就在對方頰邊偷了夢中美人的香吻,喃喃自語了幾句無人能懂的胡話,又陷入熟睡之中。

  「!!」他一時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那兒愣了好久,當他意識到的時候他的臉已經不爭氣的瞬時紅了起來,但也不敢有什麼劇烈的大動作吵醒熟睡的對方。
  可是怎麼會是在這種情形下跟他有比較親密的接觸呢……他摸了摸自己右邊的臉頰,上面彷彿還有夏馬爾殘留的溫度。
  「這算是被罷了一道嗎?」他苦笑著喃喃,「怎麼都沒想過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其實說他沒在暗地裡想像過也是騙人的,但他一直都很清楚的明白這種事不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





……我沒說這是嗄夏嗄我沒有說。
這件事情只是再度印證了人類喜歡找死的天性。(?)

Paginati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